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漏水sku

 劉一飛這時不由笑了起來,道:“行了,你少在那裡演戲了,漏水你以為月妍那麼好騙的嗎?”
何月妍愣了一下,頓時明白了楚茗在這裡故意博起她的同情心,而劉一飛這樣提醒她,顯然還是向著她多一些,心里頓時有些小小的甜蜜,此時也就不再多言。到想看看楚茗接下來要怎麼做了。
“劉一飛,你這是明顯偏心嗎!”楚茗瞪了劉一飛一眼,不過卻也不惱,瞄著劉一飛的車子,突然眼前一亮,道:“我要坐這裡。”
“這裡?”看著楚茗指的地方,漏水竟然是他車子的那根直梁,劉一飛頓時瞪大了眼睛,如果楚茗坐這裡,那就相當於是被劉一飛抱著一樣了。
小時候劉一飛家裡就有一輛直樑的二八自行車,父親那時後面載著母親,前面帶著他,他可以雙手扶著車把,把後背靠在父親的胸膛之上,真是說不出來的舒服,而此時楚茗竟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讓劉一飛實在是有些心跳加速。
“我就坐這裡,這樣你不就能帶著我們兩個了,我也不用坐公車了。”楚茗調皮的一笑,直接走到了劉一飛的身邊,還伸過頭去對著何月妍吐了一下舌頭。
“這……”劉一飛被楚茗這個大膽的提議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實在是不知道該不該答應她。
何月妍也被楚茗這個大膽的提議弄得瞠目結舌,如果是她。她是打死也不會坐在劉一飛的直樑上的。
“好了,你不會帶不動吧漏水?”楚茗說著話已經拉開了劉一飛的胳膊,然後雙手扶把,翹臀一挺,就斜坐在直梁之上,轉過頭對著劉一飛甜甜一笑,道:“走吧。”
劉一飛這時真有些哭笑不得,轉過頭來看著何月妍,道:“何月妍,那咱們就出發?”
“那就走唄,我沒意見。”何月妍白了劉一飛一眼。語氣明顯的有些不是味。
劉一飛這時真有些騎虎難下,只得是左腳用力蹬地,右腳猛踩踏板,那車子就搖搖晃晃的騎向了學校的大門口。
腰上頓時有兩隻手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衣服,顯然是他騎的不穩,讓何月妍有些緊張了,不過好在只不過剛剛騎起來比較吃力,稍蹬了兩下,車子也就平穩了,何月妍的兩手這時也就鬆開了。
楚茗這時卻是咯咯笑起來了,道:“你穩點呀,怎麼著,讓你帶我們兩個,你心虛呀?”
“我心虛什麼,只不過我現在的壓力很大呀,帶著一噸的重量騎車,你試試。”
“一噸?”楚茗和何月妍一起叫了起來。
“是呀,你們都是千金小姐,兩人加起來不正好一噸嗎?”劉一飛一邊騎,一邊笑呵呵的回答。
“咯……”楚茗又是開心的笑了起來,漏水道:“沒看出來呀,你還挺幽默的,我還以為你一直是一塊大木頭呢。”
何月妍則只是輕笑了一聲,接著楚茗的話,道:“劉一飛並不是木頭,只不過有時候會對有一些人變木頭。”
劉一飛一直以為楚茗會引起麻煩來,可是沒有想到這一次何月妍竟然搶先出擊,心里頓時叫糟,而楚茗已經不給他緩和的餘地,笑嘻嘻的說道:“是呀,不過我相信,我一定會讓他這人大木頭變成玲瓏剔透的美玉的。”
“自信是好事,不過太過自信,那就是自大了。”
“咯……我這個人別的還缺點,但對於自信從來不缺的,而且我也很能分清自信和自大之間的區別。”
看著兩個女孩子唇槍舌劍的就要鬥起來,劉一飛忙道:“你們兩個大小姐能不能先歇一歇。體諒我這個車夫一下吧。”
楚茗嘴一噘,回過頭來漏水說道:“這可不是我挑起來的,你都聽到了。”
楚茗的身體坐的很直,很劉一飛要騎車扶把,身體必然前傾,此時楚茗的臉就離劉一飛有數寸之遙,他都能聞到楚茗嘴裡呼出的薄荷香氣,顯然是在嚼著口香糖,再加上楚茗那輕嗔薄怒的樣子,讓劉一飛心裡不由自主的就是一盪。
“好了,好了,你們都一人少說兩句吧,又是木頭的,又是美玉的,我這麼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你們卻是要把我比做東西。”
劉一飛說話之時,嘴裡呼出的氣息也是吹在楚茗的臉上,這讓她頓時臉上一紅,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就算她大膽,但也是因為有何月妍在,這樣跟劉一飛近距離的接觸,其實她也一樣面紅心跳的。
何月妍這時卻是沒有說什麼,只是低哼了一聲漏水,似乎已經有些不快了。
劉一飛這時真是有一種痛并快樂著的感覺,兩個女孩在自己面前爭風吃醋對於男人來說,處理起來自然是大為頭疼的事情,不過要說能讓楚茗和何月妍這兩個都同樣出類拔萃的女孩為他鬥嘴互不相讓,那就是有一種自豪了。
不過顯然這樣的事情還是儘早結束的好,否則他現在可真是有一種受夾板氣的感覺,得罪了誰也不是那麼回事,連忙使勁的蹬著車子,好早些到達目的地,免得受這樣的煎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