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425

 郑云儿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包裝膠膜,道:“你好坏,就这样夺了人家地初吻。”

包裝膠膜愣了一下,刚才他只是想着自己身体里最脆弱的地方,马上就想到了舌头,到是忽略了这个问题,此时也有些尴尬的说道:“那真是对不起了,我没想那么多,只想着给你喝血了。”

“我不管,你都看了人家的身体,又吻了人家,我更是你的人了,以后我就跟定你了。”

包裝膠膜眉头一皱,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不会那么狠心吧?”郑云儿委委屈屈的都要哭了出来。

包裝膠膜则是在郑云儿的后背上拍了一下,笑骂道:“你这个鬼丫头,少给我用这些招数,赶紧运功调息,这样的好事你以后不会再遇到第二次了,要是不能治你的药瘾,我可不管。”

郑云儿娇

包裝膠膜一眼,嗔道:“真是不解风情,一点怜香惜有。”

“我要对你怜香惜玉,那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包裝膠膜推开了郑云儿,也是闭目养起神来,现在体内的暖流极少,郑云儿这一下就像是给他暖流里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好处也是不小,这时自然不能有一丝的浪费。

郑云儿歪着头又看了一眼包裝膠膜,凑过来在包裝膠膜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在包裝膠膜向她瞪眼之时,马上咯咯的一笑,坐好了身体,闭目调息起来。

过了一会,郑云儿睁开了眼睛,目光里满是不解,道:“这种感觉好奇怪,好像是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在我身体里面活动一样,我的内功根本就控制不了。”

这还是包裝膠膜第一次听到别人喝了自己的血之后说过感受,这时也是颇为好奇的问道:“具体的感觉你再说一下。”

“我也说不好,只不过是一会的功夫,那种感觉就没有了,我感觉我的身体里有了一些改变,但却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变化。”

包裝膠膜点了点头,道:“那就是我的血液在驱除你体内那种药物的毒性,或许对你的媚功也有损,你不要怪我才好。”郑云儿的媚功除了她天生媚骨之外,药物的作用也是不小,包裝膠膜的血液在驱除着郑云儿体内毒素的同时,也一定会破坏那种药力对郑云儿媚功的帮助。

“呵…我才不稀罕那种功夫呢,太坏了,我以前都不明白,现在知道这全是用来害人的,你不说我也不会用的。”

包裝膠膜点了点头,道:“你这样想就好了,那现在就看去除你体内的毒素之后,你的精神对那种药物的依赖性还有多强了。”

“嗯!那这两天你不要走,我以前都是三天洗一次澡,昨天晚上洗过了,还要过两天才能再一次感觉出来的。”

帮人帮到底,包裝膠膜也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另外他也可以在这两天的时间再好好的总结一下自己胳膊的情况,也好对下体最重要的位置进化做准备。

可能是着郑云儿的媚功真的被包裝膠膜的鲜血进行了破坏,郑云儿这两天跟包裝膠膜在一起之时,到是老实了许多,看向包裝膠膜的目光里则是透出了一种真诚,这让包裝膠膜也是欣慰不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