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420

 造型袋!你帮我拿一下浴巾好吗,我放到卧室里了。”郑云儿一曲唱罢,在里面媚声喊了起来。

“好!”造型袋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不过刚刚站起来,马上想到了郑云儿此时在浴室里面一定是光着身子的,不过不管她,只怕她光着屁股冲出来也是有可能的,像郑云儿这个女孩,造型袋也是不知道她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只得把浴巾取来,又把浴室的门欠开了一条缝之后,就塞进了浴巾。

浴室里马上传来了郑云儿咯咯的笑声,道:“你可真是的,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过,再看一次我也不会介意的。”

造型袋也是懒得跟她在这个事情上纠缠,坐回到沙发上深思了起来。

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造型袋现在答应了郑云是想让自己有点事情做,另外郑云儿这个女孩要是做起坏事来,那也是杀人于无形,世界上能制得了郑云儿的除了自己之外,还真找不出几个来,造型袋现在遇到她,也是怕她受郑家的影响太大,而做出一些过格的事情。

造型袋也知道自己虽然有一些爱国热情,但也不至于达到忧国忧民的地步,这样对郑云儿,其实心里也是怕郑云儿走到了岐路,而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心里的不舍才是最真的。

不过对于郑云儿所说的药物上瘾,造型袋也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所谓上瘾,她就是对这种药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性,自己的血液就是一切最好药物的解毒剂,相信也一定能解决的,不过上瘾跟直接中毒还是有区别的,这还是跟人的精神有关,所以造型袋也是没有直接的给郑云儿灌血,他也要仔细的研究一下,那样才能安全的解决郑云儿对药物的依赖。

抚摸着手腕上谭欣霖给他的手表,胸口楚欣月给他的玉坠,身上的衣服则是朱琳琳和小莲给他买的,贴身的这一切都能让他想起家里四个相亲相爱的女孩,就好像她们就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只怕她们也一定和自己一样想着自己,她们对自己的爱又怎么会放弃自己,自己这样做好像完全忽略了她们的感受,一想起她这时一定是伤心地很。造型袋的心情也是十分不好。

“想什么呢?”郑云儿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并且带来了一股香风,接着两条**的胳膊已经是压在了造型袋的肩膀上。

“没想什么,你这里有没有电脑,我想用一下。”造型袋微一扭身,已经站了起来,回头就看见郑云儿只围着一条浴巾站在自己的身后,裸露着香肩,膝盖往下也是全部露了出来。这样的场面还真是让人喷血,只不过造型袋看到郑云儿这样,心里却是一痛,身体上的伤还是让他的心里也是产生了一种变化。遇到这种越是香艳地场面越是难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