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414

 “好!”鋁箔袋点了点头,正想往出走,他却是感觉到了一个被窥视的感觉,马上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女人正站在饭店的门口,紧衣长裤,身材高挑,鋁箔袋一副太阳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那女人就算在站在那里,也是带着无尽的风情,店老板和那个服务员的目光全都是往她身上看去,而那个女人却是一直看着鋁箔袋,嘴角还是带着一丝浅笑。

“郑云儿!你怎么在这里?”鋁箔袋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熟人,以前还想过郑云儿云哪里了,今天却是无意中遇到了她,而且还是自己最为尴尬的时候,真是不免有些脸红。

郑云儿又是轻轻一笑,道:“鋁箔袋大公子今天怎么这么落泊,连顿饭钱也给不起了。”

这一笑更是百媚丛生,那老板已经是满嘴的哈拉子,全身的骨头都是轻了二斤。

鋁箔袋则是淡淡的一笑,道:“人都有不如意的时候,看来你还是混的不错,我是应该恭喜你了。”不管郑云儿是敌是友,鋁箔袋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熟人,马上又道:“我还有事,就此别过。”然后就想从郑云儿的身边走过去。

郑云儿则是伸手向鋁箔袋的胳膊上拉去,可是手上却是一空,鋁箔袋已经走了出去,她这时才看到鋁箔袋的衣袖在随风飘荡,眉头马上皱了起来,然后转身对那个老板说道:“跟我商量一下,我替他付了饭钱,你把他的表给我好吗?”

那老板本是存了贪下这块表的心,这时也是假装为难的说道:“这不太好吧,要是刚才那位客人晚上来跟我要表,我拿什么还给他呀?”

“那好办呀,你就说让我拿走就是了,鋁箔袋他不会为难你的。”郑云儿说着话就把那块表从胖老板的手里拿了过来,而那个老板此时竟然完全不知道拒绝,真到郑云儿走了出去,他才回过神来,好在桌面上现在多了一撂钱,看起来足有两千多块,也是大赚了一笔,心里又是笑了起来。鋁箔袋离开了饭店之后就在这里转了起来,他现在首先钱来,然后把那块表赎回来,现在离开了四个心爱的女人,那块表也是身上少有的纪念物品,他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弄丢了。

要想赚钱,鋁箔袋有的是方法,当然最简单也是最方便的就是赌钱了,但在这生疏的地方要想找一个赌场也不容易,毕竟这种勾当在国内还是属于违法的,只有比较隐密的地方才能找到。

最主要的是他身上只有二十多元,只能去找一个小麻将管里混一混,否则还真是没有合适的地方。

直到逛了一个多小时,鋁箔袋才在一个居民区里找到了一个麻将馆,看到鋁箔袋这样的生人,他们也是马上热情的迎了进去,现在鋁箔袋身上虽然没有钱,可是一看这身打扮那也挺有钱的,这样的一个新主顾,他们自然也是想拉拢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