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371

 夜色之中,黃綺烽和毛毛像两个幽灵一般的潜到了李聚会的地方,那里是一个旧厂房,像他们这样不入流的混混们是不会有什么正式的场所的,所以平时各自回家,有事时就找了这样一个旧厂房当老窝。

一挨近这个厂房,毛毛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鼻子也在不停的抽动,黃綺烽马上明白里面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连忙和毛毛从二楼潜了进去。

里面一片模糊,而且一点人声也没有,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这让黃綺烽顿时感觉不好,走到楼下,黃綺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地面上此时横七竖八的躺着十三个人,每一个人身边都是流着一滩鲜血,显然已经没有一个人活着了。

黃綺烽走进其中一个尸体,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血迹还未干,他们被杀的时间也不会太久。

他们的伤口很多,脖子上,身上,大腿上都是伤口,看起来就像是江湖仇杀一般,不过黃綺烽还是看出了一些不同,这些人的致命的伤口都是脖子上那一刀,这一刀直接就把气管割断了,实在是不需要再割上其他那些刀,而这样做的原因显然就是在掩盖要命的那一刀。

能有这样迅捷手法的虽然不少,但黃綺烽却知道这肯定是郑家人干的了,因为这些人对黑道上的大佬显然不会有任何的威胁,谁也不会这样赶尽杀绝,而且就算要杀了他们,也不会这样掩盖,另外他们也不可能随便就弄出军火买卖来,他们肯定是受人之托,而能有这样实力搞到军火、又想把军火运到这里的,除了郑家,黃綺烽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之人。

“毛毛!给我找出他们来。”黃綺烽低喝了一声,毛毛鼻子耸动了几下,然后就向门外冲了出去。

两人冲出不远。就已经来到了公路之上,估计他们一定是坐车走的,而这时毛毛的动作就放缓了,公路上杂七杂八的味道实在太多,就连毛毛那个强化过的鼻子此时要分辩出郑家人的气味也是有些困难,不过好在应该有迹可循,毛毛到也没有迟疑过。

而现在也是在公路之上,黃綺烽也不敢放开速度奔跑。那不免就有些惊世骇俗了,这时也就带着毛毛向散步一般的向前追踪。

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黃綺烽和毛毛已经走出了市区,而让黃綺烽感觉不好的是。毛毛竟然带着他往楚家别墅的方向赶去,这说明郑家人这一次就是去针对郑家地,据说这批军火里面可有一些手榴弹,这种东西威力实在太大。要是把楚家的别墅炸平也有可能,人更是无法抵抗了。

“毛毛快追!”黃綺烽大喝了一声,一人一狗展开了身形向山上冲去,而黃綺烽干脆也不走公路了。认准了方向,带着毛毛直接登山,这样的山完全不影响他们的速度。由于抄了进路。速度也是加快了许多。

楚家别墅院子里。郑天浩正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楚老爷子。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身后站着十余个郑家之人,黃綺烽不过里面已经再没有四十岁以上的好手,只是一些年轻一代的后起之秀,而对面地楚家之人则是高手云集,楚老爷子以外的那些高手此时全都在。

“郑天浩,上一次你暗中下手,这一次还敢到我这里来!”楚老爷子则是须发怒张,沉声大喝。

郑天浩阴冷的目光在楚家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过你们楚家人一个个都好好的活着,可是我们郑家却损失了所有的精英。”

“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黃綺烽你自己心术不正,你们郑家注定就要灭亡。”楚老爷子的话掷地有声。

“不错!我是想灭了你们楚家,那样我们郑家就再也没有对手,到时无论做什么也没有人可以牵制我们,只可惜天不从愿,最后我们郑家却是一败图地,再也没有了跟你楚家争风地资本。”说到这里,郑天浩脸上显得极是落寞,人也一下子显得苍老了许多。

“这完全是你咎由自取,你不想害我们,我们自然也不会下杀手。”楚郑两家到底是多年的竞争对手,虽然纷争不断,但楚老爷子对郑天浩一直当

的对手,现在看到郑天浩志气消沉,心里也是有些同是不像刚才那样咄咄逼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