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363

 黃綺烽“不对!那是压线了!”楚欣月马上过来不服的反驳。

沈如冰这时则是有些得意的说道:“裁判都说出界,那就是出界,你不服从裁判吗?”

“那明明是压线了,这边地同学都可以作证的。”楚欣月指了指那边的学生们。

“这里支持楚欣月和沈如冰的都一样多,一半之人喊着压线。一半之人喊着出界,不过却都是满脸笑容看向了黃綺烽,明显就是给黃綺烽出难题。

黃綺烽这时马上改判,道:“那这球压界!”

这球确实是压了界,不过黃綺烽要是当时就说,沈如冰绝对不会有意见,但现在黃綺烽在听了楚欣月的话之后改判,沈如冰则是心里不服了,马上冷声说道:“我也不服,这分明是出界了。”

黃綺烽这时则是眯起了眼睛,对沈如冰说道:“我判压线…你不服,对吧?”

沈如冰一扬头,道:“不错!”

“那我判出界,你也不服吧?”转过头来又问了楚欣月一句。

楚欣月本来对黃綺烽言听计从,可是在这时是跟沈如冰争,也不是跟黃綺烽争,也就学着沈如冰的样子说道:“不错!”

黃綺烽站起身来,一甩胳膊,朗声说道:“你们两人不服从本裁判的判罚,因此本裁判宣布取消你们地比赛资格,这个比赛就此结束!”

“啊!”两人同时大叫了起来,黃綺烽这简直就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吗。

“怎么?你们不服?”黃綺烽眯着眼睛,声音有些发冷。

楚欣月还是第一次看到黃綺烽这样跟自己说话,顿时惊慌的看着黃綺烽显得很是不知所措。

沈如冰则是看着黃綺烽的眼睛,手上的球拍转了一下后放到肩上,道:“你是裁判,自然是你说的算,我服从。”然后拿了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

楚欣月这时也知道黃綺烽是有些生气,这时顿时有些心里发虚,偷偷瞄了黃綺烽一眼,拿着东西也要学着沈如冰开溜,可是黃綺烽却是低声说道:“你去哪,跟我走!”

楚欣月回过头来,对着黃綺烽轻笑了一声,道:“黃綺烽,这里好多人哟,你不会骂我吧?”

看着楚欣月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般地紧张,黃綺烽心里暗笑,自己这一招看来颇为有效,不过这时候可不敢笑出来,冷哼了一声,板着脸就走,楚欣月连忙乖巧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楚欣月,我们支持你!”后面地人还不忘起哄。

楚欣月对着众人做了一个鬼脸,看到黃綺烽回过头来,马上又是变成了乖巧的模样。

众人看到楚欣月那种模样,都是不得不佩服黃綺烽的手段,像楚欣月这样的美女,无论是谁追到了,不说天天恭敬的像个公主,最起码也是不会说上一句的,哪像黃綺烽这样还敢发脾气,而楚欣月偏偏又是听黃綺烽地,生怕黃綺烽真的发怒,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样,不免也是暗暗称奇了。

但也有人对黃綺烽对楚欣月的态度很是满,尤其是那种自诩为英雄的人物,一个人这时大踏步的走了出来拦在了黃綺烽的面前,道:“黃綺烽同学,我身为网球社团的社长,对于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裁判态度很不赞同,你这样强制的中止了比赛,实在是有违体育道德精神。”他还真是网球社的社长,名叫邹宏亮,从黃綺烽裁判的手势上来看,他就知道黃綺烽并不会打网球,另外他对于楚欣月这样的美女哪能没有一点野心,这段时间楚欣月经常来打网球,他也多了一些跟楚欣月接触的机会,心里更是蠢蠢欲动了,看到黃綺烽如此对待楚欣月,一股怒火上涌,也是让他冲了出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