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324

 似乎想了一下,道:“你说的也对哟,不过挖自己的,我自己下不去手地。”

黃綺烽听了这女孩的话差点翻到了水里,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单纯呢,还是故意做作,尤其是这女子歪头的那一下动作,就带出了无边地风情,要不是黃綺烽定力十足,更是知道郑家的**之术厉害所以刻意控制,否则还真是要冲上去把这个女子抱在怀中了,这时说道:“姑娘既然怕疼,那就不必挖了,而且姑娘的眼睛一定非常迷人,要是挖掉了,世界是岂不是少了一双最美丽的眼睛,所以你不用挖,我也不用挖,黃綺烽大家欢欢喜喜的保住了自己的眼睛岂不是更好。”

那女子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你…啊!”突然轻叫了一声,那女子抬手隔着面纱捂住了自己的嘴,说道:“你骗我的,我看过书上说过的,男人让女人看他的身体,那就是暴露僻,是对女人的亵渎,而男人看女人的身体,那可是非礼、耍流氓,所以无论是你看了我的身体,还是你看了我的身体,那都是你的错,所以我还是要把你的眼镜挖出来的。”

黃綺烽顿时无语,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在书上说的话,真是狗屁不通,这样说来男人的身体就一文不值,女人的身体却贵在千金了,如果这女子凶巴巴的说要挖了自己的眼睛,他根本就不会理会,可是她偏偏说的细声细气,就像是软语相求一般,让黃綺烽根本就兴不起一点恶念,这时也就接着辩解,道:“姑娘说的还是不对,故意让女人看他的身体,那是暴露僻,责任自然在男人,可是刚才我根本就不知道姑娘在这里,所以这完全是无意为之,不能以暴露僻加在我的头上的。”

“不对呀,你刚才明明是主动的跃出水面的,我又没逼你,你怎么能说不是故意的呢?”这女子看似单纯,但却也才思敏捷,马上又抓住了一点。

黃綺烽跟这个女子辩解还真是感觉有些无力,因为这个女子并不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判断对与错,所以他用正常人的理论就完全行不通,这时也是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姑娘既然这样说,那我也是无话可说,可是生我者父母也,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父母给我的,你又怎么能随便的挖我的眼睛呢。”

“我又不说我挖呀,我是让你自己去挖,你现在离我那么远,我怎么能去挖你的眼睛呢?”

要是别人听了这女子说的话,一定会以为她在开玩笑,可是黃綺烽却知道她说的话全是真的,这时也是淡然一笑,道:“姑娘这话说的不免有些过份,刚才我的眼睛看了你的身体,你又是看到了我的身体,这两样你都认为是我亵渎了你,那如你说来,我岂不是要即挖了眼睛,又要把自己全身上下扒了一层皮才对。”

那女子轻点螓首,道:“对呀,不过那样你一定下不了手,不如这样吧,你上来让我杀了你也就罢了,我杀人是不会让人感觉痛的。”

黃綺烽真是有些无语了,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绾绾的名字,这个女子如果白衣赤足,就几乎是里的那个绾绾一般,只不过自己却是比寇仲和徐子凌要厉害多了,不过这时还是提高了自己的警惕,说道:“要想杀我,那也得让我把衣服穿上吧。”说到这里,心里突然起了一个坏主意,这女子身在郑家,肯定是做为一个秘密武器来用的,而自己这时要是把郑家这个秘密武器毁了,对于郑家来说只怕又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你在水里我肯定拿你没办法,不过你的功夫看起来也不弱,可以在水下闭那么时间的气。”那女子此时竟然夸起陈兴宇来。

黃綺烽到是不知道这女子这句话是褒是贬了,笑笑说道:“这也不算什么,很多人都能的。”

那女子幽幽一叹,道:“那本来我还想让你教了我这门在水里闭气的功夫就放过你,现在则是可以像别人学了,你还是上来让我把你杀了吧。”

“上去让姑娘杀了我那到也没什么,只不过我现在身无寸缕,上去岂不是更亵渎了姑娘的眼睛,我看我还是在水里面呆着好了。”

那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似是无比幽怨的说道:“黃綺烽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执着呢,我已经看过你的身体了,再看一次也没有什么了,更何况一个死人在我眼里穿没穿衣服也就无所谓了,你还是上来让我杀了吧。”

两人的声音都是不大,所以在这里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下面也没有人上来,不过他们要是上来一定会被两人诡异的对话弄糊涂,一个在岸上软语相求要杀人,一个躲在水中客客气气的不让杀。

这样僵持了一会,那女子摇了摇头,道:“黃綺烽看来你真的是不想上来了,那也好办,为了怕你跑了,我先把你的衣服拿走,等我明天办完了事情之后再在这里等你好了,你的功夫看起来也是厉害的很,随便抓点鱼或者摘些野果吃吧。”说着话,不理陈兴宇,纤手轻轻的抖,地上的衣服竟然全都是飘了起来,悬空垂在了那女子手下,就像是凌空摄物一般,然后转头就走。

陈兴宇大急,这女子要真把自己的衣服拿走了,自己还怎么出去,赤身**的回到楚家,只怕还没出战就已经让楚家颜面扫地了,这时也顾不得别的了,身体从水里直冲而起,在水面上踏了一步,已经拦到了那个女子的面前。

黃綺烽那女子身体顿了一下,呼吸也是有些急促,不过目光扫到陈兴宇的下体之处时,却发现那里已经挡了一大片树叶,呼吸顿时也是平稳下来。

这女子脸上的表情虽然有面纱挡住,可陈兴宇还是从她的呼吸里知道她也怕自己赤身冲过来,笑了一下,一手按住子挡在身前的树叶,一手向那女子伸出,道:“把衣服给我吧。”

那女子的轻纱动了一下,似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你终于肯上来让我杀你了吗?”

“你要是想杀就杀吧,不过我总要穿上衣服才好。”黃綺烽也不见得如何做势,手一伸就已经把衣服拿了过来,然后转过身去慢条斯理的穿了起来。

而那女子则是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到不是因为黃綺烽敢在她面前穿衣服,而是黃綺烽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快,让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就被夺回了衣服,而且她刚才也不是什么凌空摄物,其实她手里是有一根细细的蚕丝的,这种东西采自一种极特殊的蚕,质地极是强韧,就算是拉上四五百斤重的东西也不会断,此时竟然也被黃綺烽轻轻一扯就断成了两截。

郑天浩当然也能拉断,可绝对没有黃綺烽这样不着痕迹,这让这个女子一时间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蚕丝,半晌也没有动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