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308

 大厅的门外,此时楚欣月正被除一个男人抓住了手腕这时则是坐在了地上,沈如冰捂着自己的脸颊眼里像喷火一般的瞪着另外几个男人。

黃綺烽一眼就已经看清了此时的情况,而对方的几人则更是让黃綺烽恼怒不已,因为他们之中的一个就是郑俊飞,另外一个竟然是那一次害自己的那个小红,其余几个人只看那精气神,也知道是郑家之人了。

而最让黃綺烽生气的则是郑俊飞此时不但抓住了楚欣月的胳膊,朱琳琳坐在地上那显然也是被他们欺负了,还有沈如冰肯定也是挨了他们一巴掌,这三个女人几乎就是黃綺烽最亲近的几个女人,自己平时都是要细心的呵护,此时让人欺负了那简直就像是触到了他心里那颗炸弹的点火装置,大喝了一声,身体已经像一道流星般的划了过去,再回来之时,楚欣月已经在他的左边,朱琳琳在他的右边了。

“放开我!”楚欣月还以为在郑俊飞的怀里,还在高声大叫,而看到朱琳琳也在对面,这才看清了抱着自己的是黃綺烽,马上失声痛哭起来。

黃綺烽拍了拍她们的肩膀,柔声说道:“不要怕,有我在这里,谁也别想欺负你们,欺负你们的人,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后面的几个字则是从牙缝里抗日出来的一般,目光更是紧紧的盯住了郑俊飞。

“啊!”郑俊飞这时才大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胳膊,脸上的汗水涮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刚才他只不过感觉一道黑影闪过。手臂上就失去了知觉,这时才感觉出来剧烈地疼痛。

黃綺烽!你…”郑俊飞这时也是认出了黃綺烽,更是大怒,自打上一次楚家毁婚以来,他是事事不顺。先是被烧了几个货仓,死了一些手下。后来他走私被暴了光,这条财路完全被堵死,这也让他爷爷极为愤怒,暂时不让他再管任何事情,今天也是闲着无聊,跟着几个人出来喝酒。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楚欣月。

他对于楚欣月到不是喜欢,只不过那一次见过一面而已。这时见到更多的则是对于楚欣月的愤恨,所以也要抓住楚欣月泄泄这段时间的怒火,不过朱琳琳和沈如冰都上来阻拦,他因为喝醉了也是不知怜花惜玉,顺手推倒了朱琳琳。旁边的一个人还打了沈如冰一巴掌。

黃綺烽看着郑俊飞,目光里地杀意滔天,跟毛毛在一起杀过几个人之后。虽然都不是他亲自动的手,可是对于杀人他到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另外对于郑俊飞这个三番五次地害自己的人,还有那个小红,黃綺烽都是想找而找不到的人,这时没想到却是一下子都遇到了。

“很好!郑俊飞,小红,你们都在这里,到不用我去一个个找你们了。”黃綺烽的这句话就像是从九幽地狱里面传出来的一般,让郑俊飞那些人听的都是心里发冷。

郑俊飞此时地胳膊痛的已经完全麻木了,这到是让他好过了一些,不过看到整条右臂从小臂以下都已经是软绵绵地垂了下来,也知道此时那里只怕不是简单的赔偿骨折了,而很有可能是里面的骨头寸寸碎裂,否则绝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的,心里顿时大怒,紧咬钢牙喝道:“好小子,你竟然敢偷袭我,今天我要不让你知道我郑俊飞地厉害,黃綺烽我以后就是你儿子。”

上一次郑俊飞跟陈兴宇交过一次手,那时他只用了五分力就已经占了上风,虽然后来冷风也是没有杀了黃綺烽,可是他跟冷风的功夫也没差上许多,再加上冷风事后描述,那时他实在是因为被黃綺烽用出了他的招工而迷惑了心神,否则还是有把握杀了黃綺烽地,这让郑俊飞也认定了黃綺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自己身边还有几个家族里的高手,尤其还有一个郑力,乃是郑家金钟罩练的最好的一人。

这时从那边冲过了几个保安,他们也是听到了刚才的叫声而跑过来的,不过此时这些人分成了两派正在那里怒目而视,他们也以为是寻常的纠纷,马上有人过来说道:“众位有什么误会好好商量,大家出门在外的图的就是一个乐,何必…”

“住嘴!”黃綺烽和郑俊飞同时大喝了一声,把那保安后半句生生的憋在了肚子里,这时也看出了这两伙人都不是好惹的,一时间也是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黃綺烽虽然愤怒,但也并没有失去理智,如果在这里杀了他们,回头只怕麻烦就会不小,在现在的社会里,如果明目张胆的杀了人,那以后绝对不会有立足之地,但不杀他们,但不等于就放过了他们,冷声说道:“郑俊飞,你要是一个男人,就跟我进来。”

也不回的拥着楚欣月和朱琳琳走进了大厅,在路过沈之时,他寒声说道:“如冰,谁打你的,一会我会一百倍的让他赔偿。”

沈如冰本来是怒火中烧,长这么大除了让黃綺烽打过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人动过她一根手指头,这时听到了黃綺烽的话,让她心中的火气顿时变成了暖融融的热流,答应了一声,随着黃綺烽走了进去。

郑俊飞也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进来,他身边的几个人也是跟了进来,而那个郑力这时则是恶狠狠的对那几个保安说道:“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要是你们敢乱动一下,我就把你们…”随手拿过了一个钢制的托盘,在手里捏了两下,黃綺烽那托盘已经是变成了一个小钢球了。

那几个保安此时全都是吓傻了,一个个站在那里就像是雕像一般的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郑力的手捏在他们的脑袋上,那还不是像捏鸡蛋一般地捏个稀碎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