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277

 不方便?为什么?”黃綺烽听着这个声音感觉耳熟,这个声音他是听过的,就是那个迪吧的老板赵成,而就在这时,只听一声脆响,好像是玻璃摔在地上的声音,这让黃綺烽心里一惊,就知道杨雅琪的处境可能是不妙了。

杨雅琪本就可怜,现在又是受人欺负,黃綺烽一股怒火顿时直冲脑门,冷声喝道:“赵成,你要是敢动杨雅琪一根寒毛,我就把你…挫骨扬灰。”

“去你妈的,你小子谁呀!有种你就到海王迪吧来,让老子看看你怎么把我挫骨扬灰的。”那边的赵成顿时大怒,就算是天京黑道上的人物也不是随便就敢跟他说这样的话。

“你等着,我马上去。”黃綺烽马上挂了电话,拦了一辆车就赶到了海王迪吧,这里就是以前杨雅琪工作过的地方,也是赵成的地盘,上一次杨雅琪把那个王大伟脑袋砸的开了瓢,只怕这一次他们也是来报复杨雅琪的。

此时时间还早,迪吧里面还没正式开始营业,酒吧门口几个保安正在那里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黃綺烽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往迪吧里面走去。

“站住!现在还没开始营业,两个小时后再来。”一个保安拦住了黃綺烽

黃綺烽脚步不停,直接撞到了那个保安的身上,而那保安的身体顿时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半天也是没有爬起来。

“靠!你***敢到这里找事,不知道这是我们赵老大的地盘吗!”其他几个保安马上冲来围住了黃綺烽,一个个凶狠的模样到是颇为吓人。

只可惜他们面对地是黃綺烽。又哪里会把他们放在眼里,身体一转,那几个人全都是有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揪住了一个保安的脖领子,黃綺烽一字一顿的说道:“带我去见赵成!”

那保安早就让黃綺烽的气势吓呆了,此时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乖乖地把黃綺烽带到了迪吧的二楼。

门口出了事,赵成早就接到了报告。这时带着手下正要冲出来,看到黃綺烽单枪匹马地闯了进来,刚要大骂,可是看清黃綺烽是谁之后,心里顿时突的一跳,上一次黃綺烽可是把他们打的够惨。一直是让他记忆犹新,此时这里虽然有不少人。不过却也只怕打不过黃綺烽的。

“小子!你来干什么?”赵成有些色厉内荏的指着黃綺烽喝问,在众小弟面前他也不能太失了胆气,否则只怕自己以后就没得混了。

“赶紧把杨雅琪给我放出来,她要是少了一根寒毛,哼!”黃綺烽虽然没有往下说。但说话时所用的冷森森地口气还有那像看死人一般的目光也是让赵成遍体生寒。

“小子,杨雅琪是在我这里,不过这可是王公子要地人。识相的就赶紧走,否则把你送到局子里面去。”

“是吗?”黃綺烽的目光更冷,往前跳上了两步,而赵成马上往后退了几步。

“妈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赵成也不是吃素的,这样说话是给你面子,要是再不离开,就别怪我翻脸无情。”赵成一翻手腕,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改余长地西瓜刀,他以前就是靠着这西瓜刀打出的天下,刀耍的还是有两下子地,而拿出了刀,他顿时也是胆气一壮,黃綺烽就算是厉害,那也是胳膊拼不过西瓜刀的。

那些手下看到老大拿出了家伙,也看出了黃綺烽不容易对付,一个个也是或者拿着铁棒,或者拿出了匕首,什么没有的,也是抄起了一张椅子。

黃綺烽更恼,没看到杨雅琪,他心里也是没底,最主要的是他还不知道杨雅琪身边此时有没有人,以杨雅琪那样漂亮,只怕身边有人的话肯定是不安好心,黃綺烽因此此时再也不跟他们说话,身体一闪已经是冲进了人群之中。

赵成本以为这一次准备充公,每一个人手里也都多了家伙,怎么也不会像上一次那样惨,可是他却想错了,黃綺烽看到他们手里有家伙,出手更狠,免得他们有反击之力,而现在他的功夫比第一次打他们时不知道高了多少,一时间拳脚飞舞间,已经是把这几个人全都是打的骨断筋折,前后不到一分钟,这些人已经是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的了。

黃綺烽此时一手掐住了赵成的脖子,把他那一百**十斤的身体提了起来,冷声说道:“杨雅琪在哪里?”

“咳…大哥!你掐死我了。”赵成被黃綺烽掐的直翻白眼,左手拼命的拉着黃綺烽的手,右手却是软绵绵的垂在了一侧,看起来已经是完全废掉了。

黃綺烽手指稍稍松了点,“在哪?”声音更寒。

“在…那个房间里。”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间包房。

黃綺烽把赵成狠狠掼在了地上,然后身体一闪,已经来到了那间包房门口,此时也不推门,一脚就把那门踢飞,而那里面此时正好有两个人,一个是杨雅琪,而另一个则是那个王大伟。

王大伟此时一手搂住杨雅琪的脖子,一手拿着一把匕首架在杨雅琪的脸边,颤抖着声音叫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我就杀了她。”这小子在黃綺烽冲进来就知道了,趴在门边看到黃綺烽把那二十几个大汉转瞬间就打的爬不起来,早已经吓的魂飞魄散,这时也怕黃綺烽会对他不利,所以挟持着杨雅琪当人质。

黃綺烽看了看杨雅琪的身上,衣服虽然有些零乱,但也是完好无损,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女孩子的贞操那是最重要的,身体上受点什么伤害到也是不太重要。

看到黃綺烽冲了进来,杨雅琪顿时一喜,她这一次落到他们的手里

为肯定是羊入虎口。再也没有了逃出去的机会,所主意,找到好机会就自杀,可是那些人到也没把她怎么样,抓到她就把她关在了这里。直到王大伟来了,她才知道这完全就是王大伟要报复她。

不过这王大伟刚才正要非礼她。黃綺烽就冲了进来,让她也是幸免于难。

“放开她!”黃綺烽冷喝了一声,那声音有如一把利剑一般的刺向了王大伟地耳朵,让他身身顿时一颤,手里的匕首也是差点扔到了地上。

这小子到也有那么一点钢,捏紧了匕首嚷道:“小子。你别以为你很了不起,今天我是请了一个高手来对付你。有种你就等着。”

黃綺烽哪会理会他说的什么高手,但那匕首此时就离杨雅琪脸上不过一寸的距离,他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把这小子击倒之前救下杨雅琪,要是让杨雅琪受了什么伤,只怕也是不那么完美了。所以到也迟迟不敢动手。

“你…你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可就动手了。”王大伟这时看到黃綺烽投鼠忌器,胆子更大了一些。手里地匕首又向杨雅琪的脸上贴近一些来威胁黃綺烽

黃綺烽无奈只好退了一步,恨声说道:“你要是敢伤了杨雅琪一丝一毫,我一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然后就往门口退去。

王大伟听了遍体生寒,但也知道此时放了杨雅琪只怕也是更糟,最主要地他还找了一个人来帮他,可是找的人刚才出去上厕所了,只要等到那人回来,他就不怕黃綺烽了,他可是见到过那人的手段,对那人也是极有信心的。

两人都是忽略了杨雅琪,他虽然手被绑上了,可是脚还能动,而她的性格一向果敢,知道黃綺烽要是受了要胁,那也是没有了办法,一狠心,头部猛的后仰,正好是撞到了王大伟地面门,而一脚这时也是狠狠的踩在了王大伟地脚背上。

王大伟上下同时受到重击,顿时大叫了一声,本能的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就想刺向杨雅琪。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黃綺烽只不过是延迟了一秒钟,黃綺烽这时已经冲了过来,一手抓住了那把匕首,然后一脚踢在了他的大腿之上,把他踢飞了出去,握着匕首的手向下一挥,顺便把杨雅琪手上地绳子解开了。

杨雅琪对王大伟恨极,刚才要不是拼死挣扎,黃綺烽就让这小子占了便宜,这时冲过去对着躺在地上的王大伟就是狠狠的踢了两脚。

“嗷!”那小子突然一声惨叫,身体绻缩成虾米一般,头上滚下了斗大地汗水。

黃綺烽有些无语,这杨雅琪下手到是够狠,这两脚不但踢的狠,也是踢的准,其中一脚正好踢在了王大伟的下体上,那里可是人体最为脆弱的地方,平时碰一下都疼的很,更何况是让杨雅琪狠狠的踢了一脚,估计还能不能用都是两可之间了。

黃綺烽刚才爆怒之下对他们才是下手不容情,现在救下了杨雅琪,顿时冷静了下来,对付这些黑道上的人到是没有什么问题,而这个王大伟好像还是有些背景的,伤了他只怕麻烦不小,连忙扯住了还想动手的杨雅琪,道:“雅琪,算了,我们走吧。”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大喝:“不准走!”一个大汉已经是挡在了门口。

“郑猛?”看到那人,黃綺烽不由意外的叫了起来。

那大汉正是郑猛,他那一次无法救黃綺烽之后,就以为黃綺烽死了,以后也就没到学校里面关注过黃綺烽的事,而他也是没有什么特长,在史彪走后,也就在天京市晃着,最近也是跟这王大伟混在一起。

“你是…”郑猛到是没有认出黃綺烽来,脸上满是迷惑之色。

黃綺烽微微一笑,道:“我们曾经一起比过武的,一拳换一拳。”黃綺烽也是不但说出真名,这时也是提醒了郑猛一下。

对这件事郑猛可是印象深刻,不过眼前的这个人跟以前的黃綺烽实在是差别太大,让郑猛有些不相信,拦在门口还是没动。

“郑大哥!给我杀了他们,这两人…***…疼死我了!”王大伟这时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郑猛却是没有理王大伟,而是对黃綺烽说道:“这位兄弟贵姓?”

黃綺烽微微一笑,道:“郑大哥太健忘了,我们还在一起并肩战斗过,那次可是对付史彪手下十多人的。”

史彪这时马上信了黃綺烽,那次被人追杀之事可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此时不由大喜的一把抱住了黃綺烽,哈哈一笑,道:“原来兄弟你没有死。”

“我的运气比较好,一时还死不了。”

王大伟这时却是变了颜色,没想到自己请来的第一打手却是跟黃綺烽认识。

“兄弟,你怎么跟他结了仇?”郑猛瞄了王大伟一眼,然后问黃綺烽

“这个人渣敢打我朋友的主意,要不是我来的及时,只怕…哼!”黃綺烽也是冷哼一声,另外对于郑猛帮着王大伟也是有些不满。

郑猛这时有些尴尬,不过目光马上变得凌厉了起来,道:“兄弟,这小子老爸是公安局局长,留下他对你的麻烦只怕很大。”

“这…”黃綺烽也是皱了皱眉头,到是没有一个好的办法。

“这交给我了,兄弟你只管走好了。”郑猛这时却是走过去提起了王大伟,一直拖到了走廊里面,而就在黃綺烽不解的时候,郑猛已经当着外面趴在地上的赵成等人的面“咔”的一下拧断了王大伟的脖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