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常進化263

 那老者的目光也是扫了一下黃綺烽的胳膊,微微一笑,道:“既然先生拿了这么大的赌注,我们玩小了也是不尽兴,我们就是一百万一底,加注不限,如何?”脑中却是想着这条道上有哪一个人是断了手的高手,不过有名有号的高手他都是想了一个遍,黃綺烽却也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跟面前的黃綺烽对上号,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小心,他在这条道上已经混了二十多年,早年就是很少有过

后来被这米高梅请来做镇场之人,多年来也是没有出子,黃綺烽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好!没问题。”黃綺烽豪爽的一笑,道:“米高梅就是不同,我喜欢,开始吧!”

那荷官是一个姿色不错的金发女郎,穿了一身半袖制服,露出了两只白晢的小臂,那也是避免了出千的可能,洗牌切牌的手法也是一流,但黃綺烽还是可以通过她洗牌切牌的时候看出哪一张牌在哪个位置。

第一把,黃綺烽就分到了一对K,而对家牌面是A下面A,别人不知道,但黃綺烽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不过两人谁都没有看过自己的底牌。

老者的牌大,自然是那老者先叫,那老者大概也是想探探黃綺烽的底,道:“五百万。”

黃綺烽哈哈一笑,随手也是跟了五百万,道:“我跟。”

又分了一张牌,那老者又分了一张A。又扔了一千万,而黃綺烽只不过是分了一张六,众人以为黃綺烽肯定要放弃了,可是黃綺烽却是不但是跟了,而且又是扔了一千万。道:“这把牌不错,我再大你一千万。”

众人顿时傻了眼。黃綺烽面上的牌就比老者的小,更何况不知道老者的底牌是什么,这哪里是赌博,完全就是送钱了。

不料那老者更奇,眼里闪出了一丝精光,然后笑了笑对黃綺烽说道:“那我放弃。”说着话把牌盖上。

围观之人顿时叫了起来。就算是不会玩地人也知道这把老者的赢面大,而坐在老者旁边的摩西里根也是面色一变。他可是知道老者的牌是三条A的,不知道老者为什么要盖掉。

黃綺烽却是暗暗心惊,因为他已经知道后面自己会分到两张K,自己会成四条K,而老者最后也只有三条A而已。看来今天终于是遇到了一个真正地高手了,估计也是跟自己一样能记住牌,而那荷官发出来牌之后。两人就是知道了对方会分成什么牌,黃綺烽所以这个赌局才真是不好对付了。

接下来的几把牌赌地真是颇为沉闷,两人根本就是连注都不下,发了两张牌之后总有一个人扣下,不过相同的则是两人还是没有看过一次底牌,让别一人收了底钱,更是让人看的大奇不已,黃綺烽完全不知道这两人都是搞什么。

又发了一把牌,黃綺烽牌面是A,而那老者是K,一把自己最后会分一对K,而黃綺烽只不过一副散牌A最大F宇盖掉,不料黃綺烽这时却是呵呵一笑,道:“好几把没有赌了,我先来一千万试试。

那老者眉头一皱,稍稍迟疑了一下,跟了一千万,但是目光却是紧紧的锁住了黃綺烽

又发了一张牌,黃綺烽又是一千万,老者同样是跟了,老者虽然感觉黃綺烽跟的颇有蹊跷,这到是更让他想知道黃綺烽到底有什么手段,如果黃綺烽出千换牌,那他一定是能看出来的,任何出千地高手,那也是逃不过他这双眼睛的。

而当发了最后一张牌之后,老者地牌面已经成了一对K,随手拿了一千万,道:“一千万。”

黃綺烽脸色变了一变,然后把牌一盖,道:“我输了。”显得有些颓丧。

老者的心里一松,这样的事情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历过,那就是自己以前并不能随心所欲的记住牌时,当记错的时候,他也会这样懊恼,而黃綺烽这样显然也是技艺并不是达到登峰造极,偶尔也会出错地,所以这时他已经知道今天这场赌局是自己赢定了。嘴角也是流露出了笑容。

摩西里根刚才开始也是有些紧张,他从老者的表情里就看出了黃綺烽很难对付,现在则也是放下心来,知道老者已经有了必胜之心。

接下来数把,两人又维持着刚才那样发牌就盖,老者则是一副心神笃定的模样,他在等黃綺烽犯错,而黃綺烽一直没有机会,主显得有些毛躁了,只要是他会大之时,他都会扔下大注,但都是拳头打在棉花上,老者根本就是不接招。

又发了一把牌之后,黃綺烽有些恼怒地说道:“你到底还行不行了,一把不跟,玩梭哈有你这样玩的吗?”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年轻人,玩梭哈就是玩的一个心里,跟不跟完全在于我有没有这个兴致。”

黃綺烽是把面前的全部筹码全都推了出去,道:“那这把我梭了,你敢不敢跟?”

赌场里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全转到老者身上,陈兴宇牌面还是一只A,而老者是一张K,

老者心里一喜,不过心里也是暗生警惕,他这样一个赌术高手又怎么会

个好的心里素质,虽然确定黃綺烽这一把是看错了,前面有可能是给自己下了一个套,平时第一时有些迟疑不决。

黃綺烽则是好整以暇的坐下来接过来后面的一个小姐递过来的雪茄,逍遥自在的抽了起来。

那种迟疑也不是转瞬之间就消失了,老者对自己还是相当地有自信的,生平大小场面见过无数次了。也是未曾一败,这一次也是自信自己不会输,道:“好!我跟!”旁边的助手马上跟黃綺烽相当的筹码推了出去。

这时赌场里面已经是落针可闻,一次七亿多的赌注那真是闻所未闻地,他们生怕出一点声音都会打破这种紧张的气氛。一时间只有那荷官发牌地声音。

后面三张牌发完,老者的面上就是一张K最大。而黃綺烽也只是一张K最大,完全没有分出什么惊心动魄的绝世好牌来,但越是简单的牌才会让人越加紧张,因为这里面的变数就更大,或许黃綺烽下面的牌跟上面地牌配上一对之后就会赢下这七亿多美金。

老者这时到是心里笃定,随手把自己的底牌翻了过来。道:“我是一对K,看你地了。”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